脨脨脪碌脨脗脦脜 碌卤脟掳脦禄脰脙拢潞主页 > 新闻中心 > >

很爱想起童年的一些事

脌麓脭麓:未知| 脳梅脮脽:admin| 盲炉脌脌麓脦脢媒拢潞
 好像是老了,这段时间很爱想起童年的一些事。 上次想起,家里养着的七只老母鸡,都有名字,今天突然想起,住的房子也每间都有名字。 我们把厨房叫灶下。厨房旁爸建了个杂物间,杂物间与厨房同个门进出外面,但由厨房进杂物间有另一个门。厨房与杂物间隔着一堵墙,我们管杂物间叫“灶下间”。那里放的都是些与做饭有关的东西,还有一座石磨。那座石磨,后来不知道什么回事,成了别人借给爷爷用的东西,亏老爸老妈还以为是传家宝。 还有一间房叫“新屋间”,顾名思议,那是最后建起的一间房,与“灶下间”一样,从和泥炼砖到盖瓦,是爸爸妈妈协助着完成。 妈妈带我们睡的房间叫“廊下”,与公用的厅隔一堵墙,客家人唤厅为“廊”。 爸睡的房间叫“大间”。顾名思议,最大一间房,可放两张床。我还能回忆起我们一家五口分坐在两张床闲聊的情景。姐姐把我从小床抛向大床,爸在大床那接,没接住(爸有个手摔的只能伸90度,不能伸直),我碰到床栏,碰到了鼻子,于是哭的淋漓尽致。爸爸妈妈和两姐为哄我使尽全身解数。 可是,关于那五间房子,十一岁后,我再也没回去看过。关于那五间房子,一切情况只是听说。 我听说灶下间和灶下,被那家人的大媳妇养了鸡鸭,然后满屋鸡屎鸭屎。 我听说新屋间,被那人的二媳妇放了柴。 我听说廊下,被那人当成了他的子孙的打地铺场所,那里不乏童子尿童子屎。 我听说大屋间,被那人的一媳妇放置了农具。 十一岁以前的孩子,记忆应该是微弱的,我从来就没梦回过那里的生活,可是,醒着的自己,其实记得。 昨晚,却梦到了还住在借人家的房子里面的事,于是醒来,就想起了那五间房子。 爸爸妈妈说,我们姐妹仨是已嫁的女孩,所以92年的那些事,娘家所有事,都该忘掉,可以与我们毫不相关。 那么,今天,我是否计较了一次?不懂事了一次? 时间为什么无法洗去一些记忆? 我还记得那条走廊,那时候我最多七岁,我与那人的孙子孙女们嬉闹,在那条走廊跑,然后,那人的老婆发现一只被踩死的小鸡,那只小鸡五脏六腑都出来了。那个老大婆挑着鸡尸来找妈妈告状,妈妈赔了她十个鸡蛋。妈妈没骂我,但我悄悄地看了我的鞋底,没沾鸡毛,也没有鸡血,但从此,我非常害怕那毛绒绒的小鸡雏,鸭雏。那时候,因为赔了鸡蛋,不喜欢吃青菜的我,乖乖地吃青菜,不敢吵着要吃蛋。 那五间房子,关起门,是爸爸妈妈给我们讲的故事,是红薯也散发红烧肉的香。打开门,是仇恨的火,是无理取闹的找茬。 我总会想起,有一个中午,当我背着书包回来,我看到那个人,在捡我家鸡窝的蛋,而我却不敢吭声,悄悄地躲进房间做作业。因为爸爸妈妈说,大人不在,我如果出声,人家会打我。 在那幢房子,包括成长到现在,爸爸妈妈没大声跟我说过一句话,没动过我一根手指头,却因为我玩水,被那人的老婆以关心为借口打的我脚棍发肿,幸好只打了三棍,爸回来了。不然,也许今天的我是瘸子。 在那幢房子,我看到,丈夫把妻子推到天井,摔破后脑勺,看到丈夫按住妻子的头往墙上猛撞…… 在那幢房子,我看到一个父母离异的孩子,天天干着大人的活,放牛务必带柴回,砍柴回来还要挑水,却每天傍晚都被爷爷奶奶追着打,绑着打。 但那五间房子里,有属于我们的宁静。我们每天关着门。听爸唱歌,讲故事,直到我十一岁那年…… 从此,我们再也没有回去过。甚至不愿再提起,哪怕那些岁月,我们没自己的房,借别人的房子住。也不为曾拥有的那五间房而惋惜。 但从此,三姐妹拥有一幢属于自己的房,成了我的梦想。 有些事情,早就该忘记了,却总是忘不掉。 也许后遗症太重。 我一直在克服自己,不要怕小鸡雏,却总会想起那只鸡尸。 我一直相信关起门每个家庭的和睦,却总想起那些打孙子,按住老婆的头用她的头撞墙的画面。后来那女人,没死于头部疾病,好像死于心肺病。 现在永逸家那么多房子,我怎么也总觉得,我还没房子? 何以忘记往事?先有改变往事的实力,后才是心态。也许等我有了自己一手一脚建的房子,我就忘了那件往事。 其实不再想提及那件事,至少不能再让豆芽月芽知道了……

掳脛脙脜陆冒脡鲁脭脷脧脽掳脵录脪脌脰

掳脛脙脜陆冒脡鲁脭脷脧脽掳脵录脪脌脰
  • 掳脛脙脜陆冒脡鲁脭脷脧脽掳脵录脪脌脰脰脝脭矛脫脨脧脼鹿芦脣戮
  • 脕陋脧碌脠脣拢潞陆炉脳脺
  • 脢脰禄煤拢潞18915698998
  • 碌莽禄掳拢潞0512-58531869
  • 麓芦脮忙拢潞0512-58535998
  • 脫脢卤脿拢潞215621
  • 碌脴脰路拢潞掳脛脙脜陆冒脡鲁脭脷脧脽掳脵录脪脌脰